婚姻家庭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婚姻家庭

科技大仙宗第二五八章地乳精华营养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1年01月16日

科技大仙宗 第二五八章:地乳精华

沿着那条通道,叶赞一行人一直走到通道另一端的尽头,那里有一个微微带着点光亮的漩涡,就好像宇宙中的星云似乎的,也看不到对面究竟有些什么。

众人来到这里之后,稍稍停了一下脚步,毕竟不知道对面有什么危险。那两位丹鼎宗的宗师,迟疑了一下,对叶赞说道:“就由我等先进去探一下吧。”

之前的时候,叶赞安排丹鼎宗的两位宗师先过来,让这两人心中多少有些感到惭愧。因此这个时候,面对通道对面的未知,两人决定替队伍去做一回探路先锋。

不过,叶赞却是摇了摇头,也看出了两人的想法,笑着说道:“之前的事情,二位不必太过介怀!我相信这一路之上,必定会有用到二位丹道技艺的机会,而不是做这种探路的杂事。”

“这……”丹鼎宗的两位对视一眼,脸带几分愧色,对叶赞说道:“我等那点微末之技,哪里及得上道友万一。古城丹道大会之上,我二人可是在台下,亲眼看过道友的丹道造诣。”

“叶道友于丹道之上还有研究?”天符宗的两位宗师,听到这话颇为惊讶。

丹鼎宗的两位顿时一脸傲色,向众人说道:“何止是有研究,叶道友可是在我宗玉鼎上尊亲眼见证之下,获得宗师之称的丹道宗师。”

这一下,在场的众人,除了林家姐弟,皆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。丹道宗师和金丹宗师,虽然都是宗师头衔,但所代表的身份地位可是有极大的不同。要知道,就算是元婴老祖,甚至是元神大能,也未必能够比得上一个丹道宗师的头衔。

“叶道友,你这可是瞒得够紧的啊,险些让我等错失一个向他人吹嘘的机会,我等可是曾经与一位丹道宗师平辈论交啊。”有人很是夸张的说道。

叶赞无奈的摆了摆手,接着对众人拱手说道:“几位道友,就不要取笑在下了,待仙宫之事一了,在下再向几位摆酒赔罪可好。”

“好啊,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。”几人纷纷笑着回应道。

几句谈笑之后,还是要说回到这通道对面的问题,叶赞也没有卖关子,直接从玉球空间中放出一具机关傀儡。这机关傀儡,表面上看,其实就是和这世界通常见的机关傀儡没什么两样,但内部却也加装了一些科技设备。

看到叶赞拿出了机关傀儡,丹鼎宗的两人也不再坚持了,退到了旁边给机关傀儡让出了位置。而那具机关傀儡,被叶赞启动之后,毫不犹豫的迈步走入了那道星云漩涡之中。

片刻之后,叶赞这边就得到了探测的反馈,对众人说道:“几位道友,可以进去了,那边不但没有危险,似乎还有一些好处可得。”

“还有好处?”众人听到这话,顿时都显得十分好奇,不过也没有人抢着进去,而是对叶赞说道:“叶道友先请。”

“呵呵,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。”说完这话,叶赞也没再客气,对众人拱了拱手,迈步跨入那星云漩涡之中。

转眼间,叶赞来到了一个地方,这里仍然是一个浮漂在虚空中的小平台。平台上有一张玉桌,桌有一个斜放着的玉瓶,玉瓶架在一个架子上,瓶口斜向下方。从玉瓶的瓶口中,正缓缓的滴出一滴散发着馨香之气的乳液。那乳液,滴在下边桌上的一个玉碟中,不知多久才集了那么还盖不住碟子底的一点。

之前过没有退路可言。 一颗强大的心灵是勇者必备的资质来的机关傀儡,叶赞并没有让它抢先去收那乳液,此刻就在站玉桌的旁边不远处。

紧随着叶赞后边,林家姐弟也走了进来,接着就是各宗的几位金丹宗师。众人来到这里之后,根本都顾不上去打量周围,立刻就被那乳液的馨香之气吸引了。

“这,这是地乳精华吗?”两位丹鼎宗的宗师,闻到那气味之后,顿时都一脸的震惊。

“地乳精华?”其它人也并不孤陋寡闻,尽管没有第一时间认出那乳液,但听到地乳精华这四个字,也是一个个难掩心中的震惊。

而叶赞这边,也在日渐完善的资料库中,翻到了关于地乳精华的资料。人们总说大地母亲如何如何,因为大地孕育万物,可以说一切生灵哪怕是天上飞的,也离不开大地的哺育。

而地乳精华,比喻的讲,可以说是大地母亲的乳汁。而实际的来讲,也是一种天地间的生命精华,哪怕是一小滴,都蕴含着庞大的生命力。因此,这地乳精华最大的功效,就是可以为人增长寿元。要说喝了可以长生不老,那肯定是不可能的,但是一滴也足够让人增加数百年的寿元了。

数百年的寿元,看起来似乎是不多,对于那些元神大能来说,数百年寿元根本不算什么,可能一次闭关就过去上百年时光。但是,对于元婴境金丹境来说,数百年的寿元可就用处大了,简直等于又多了一次生命。也许多了这数百年的寿元,就有机会在修道之路上更进一步。

而且,地乳精华还有一个逆天好处,就是可以洗涤人的资质,将人的资质进行一定程度的提升。其实,人的资质,先天都是好的,只是后面因为各种原因,比如服食丹药残留下的丹毒等,对资质产生了损害。而地乳精华,就是可以洗去那些隐患,将资质恢复到接近先天境地。

“啧啧啧,这玄清前辈,可真是够大方的,居然用这地乳精华来说过关的奖励。”林木木不禁也为之咋舌,之前对玄清道祖的怨气,在看到这奖励后瞬间就消失不见了。

“呵呵,各位,也都别在那感叹了,我等还是先把这地乳精华分了吧。”叶赞对众人说道。

听到叶赞的话,众人这才算是都回过了神,并且一致同意由叶赞来进行分配。叶赞也不推脱,走到那张玉桌前,拿出一堆拇指大的玉瓶排因此冲存款的压力不大在桌上,接着手掐法诀用了一个炼丹的分丹法。顿时,就见那玉碟中的乳液,被均匀的分成了数份小小的液滴,落入了各个玉瓶之中。

“叶哥,我看你不如干脆把那个玉瓶也收了吧。”林木木拿到自己那一份后,指着玉桌上那个滴出地乳精华的玉瓶说道。

其实,所有人都有所猜测,那玉瓶恐怕不是一件普通的玉瓶,说不定就是一件能够收集地乳精华的法宝。

地乳精华再怎么珍贵,就那么一滴的话,用掉也就没有了。高级的地方无法去到而那个玉瓶,如果真有收集地乳精华的能力,那就等于可以源源不断的得到地乳精华了。尽管,每个人一滴之后多服无用,可还有宗门啊!宗门的人都用了,还可以拿出去换其它东西啊!

因此,听到林木木的话,众人都不由得有些意动,看向那玉瓶的目光中,多了几分难掩的热切。

然而,叶赞却是笑了,对林木木说道:“且不说那玉瓶多久才能收集一滴地乳精华,只说玄清道祖敢把这玉瓶放在这里,难道就没想过会有人打玉瓶的主意吗?我可以断言,若是真有人敢动那玉瓶,即便不会引出多么严厉的制裁,也八成会被踢出仙宫。”

叶赞这话,不但是给林木木说的,同时也是说给其它人听的。

果然,听到叶赞的话,众人顿时心中一惊,仿佛从梦中被人惊醒一般,眼中贪色顿去,身上也不禁冒出一阵冷汗。的确,玄清道祖的东西,是那么好拿的吗?东西就摆在那里,谁知道是不是又一个考验,要知道修道最忌贪心,古往今来多少人就栽在这个贪字上。

何况,这仙宫出现在这里,谁都知道这绝不是第一次,也就是说北极剑宗的人,很可能都不知道探索了多少次了。如果这玉瓶真那么好拿,也轮不到现在的他们,恐怕早就被北极剑宗的人拿走了。他们可不认为,北极剑宗连送一个人到这一关的能力都没有。

“惭愧,惭愧,若非叶道友提醒,我等险些犯了大忌。”几个人想明白这些之后,纷纷向叶赞躬身施礼。

“几位道友不必如此,我等既然并肩同行,互相提醒乃是应有之责。”叶赞连忙摆手说道。

众人道谢之后,直起身来,不再去多看那玉瓶一眼,抬眼向着小平台四周看去。这小平台也是漂浮在虚空中,就在玉桌后面那一边,又有一条通道延伸向虚空。通道一直延伸出数千米远,连接着另一个类似于演武场的巨大平台,看上去还真有点熟悉的感觉。

“那里,不会是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吧。”林木木看着远方说道。当然,他这纯粹是开笑了,尽管那演武场,和之前那个没多大区别,但也明显不可能是同一个。

“走吧,究竟有什么,过去就知道了。”叶赞一边说着话,一边绕过了玉桌,向着那通道走去。

这条通道很窄,大概也就两人并行的宽度,而且两侧没有任何的阻拦。众人虽然都是修道者,可是走在这样一条悬浮于虚空中的通道上,多少还是有些心惊肉跳的。

林木木紧跟在叶赞的身后,走到一半在德国否认历史最高可判刑5年的时候,突然说道:“这种地方,可是再出来什么怪物,那可真就麻烦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武汉治疗盆腔炎多少钱
石家庄做人流的医院
济南治疗白癜风费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