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同纠纷
当前位置: 主页 >> 合同纠纷

不朽道魂第章都是蝼蚁营养

作者:  来源:  日期:2021年01月15日

不朽道魂 第774章 都是蝼蚁

李修然第一个挣脱魂力镇压,所以古雍也第一个对他动手。

不过碍于这位云龙国大供奉还有不少秘密的样子,古雍也没动杀招,只是挥动凝墨刀,以远远超出李修然反应的速度拍在了他的胸膛上。

“噗!”

李修然不禁喷出一口鲜血,古荒诀凶悍霸道的力量在幻神巅峰的境界下表现得更加明显,几乎要将他的经脉也撕裂开来。

带着满心匪夷所思的惊骇,李修然砰地一声印在了楼阁的墙壁上,然后整个人都埋在了垮塌的断壁残垣中。

第二个挣脱束缚的是薛元空。

他虽然完全无法理解眼下的惊变,但玉凌汹涌而起的气息实在是强大到让人生不起抗衡之心,所以薛元空震惊莫名的同时,也第一时间选择了撤退。

然而以他凝血巅峰的速度,只是刚刚跑出了两步而已,一抹黑色的幽影就挡在了他的前方。

古雍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说废话的人,所以他送给薛元空的,只是凌厉无匹的一刀。

没有任何花哨华丽的灵技,但反而简单纯粹得无懈可击。

薛元空想要闪躲,但半步凝魄境的魂力如海潮一般紧紧地困锁住他,仿佛周围无形无影的空气都变成了坚不可摧的锁链。

“轰!”

薛元空眼睁睁看着刀光临体,强弱之势完全易位,哪怕他心里充满了无限的不可置信和憋屈,也终究无法扭转眼前的事实。

事实就是,昔日荒山那个只能任由他摆布的少年,此刻却强大得几乎不可战胜。

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?!

恍恍惚惚中,薛元空的眼前只剩下一片凄艳的血光,他就像是一个被凌迟处死的犯人,从骨头里传来难以忍耐的剧痛,哪怕凝血境的恢复力生生不息,也无法拯救他残破的身体。

当时不懂seo 来自化灵之上的魂力就如高高在上的神明,将他的体内小循环完全撕碎,一刚一柔两种气劲在他体内大肆破坏,直到摧毁了他的玄力本源。

这一刻,薛元空心如死灰。

就连民警也是哭笑不得。其实 他很幸运地从镜妖手里逃得了一命,然而可悲而可笑的是,如此苟延残喘了一年,最终还是要死在玉凌手里。

“噗嗤!”

那是刀锋捅入心脏的声音,带着冰凉的森冷和剧烈的痛楚。

薛元空不甘而怨怒地瞪着面前漠无表情的少年,他拿刀的手稳定得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,风轻云淡得像是碾死了一只蝼蚁,而不是一位至高无上的巅峰修者。

薛元空感觉到力量在急速流失,仿佛伴着鲜血带走了他所有生机。

强烈的不甘心充斥在他胸臆间,让他如欲疯狂。

“去死吧!”薛元空狰狞地怒吼一声,不顾插入胸膛的刀锋,猛地撞向玉凌。

他的所有鲜血都燃烧起来,整个人仿如一个熊熊滚烫的大火球,满载同归于尽的绝望和癫狂。

“垂死挣扎。”古雍仍旧平静而漠然。

哪怕薛元空的临死一击让幻神巅峰修者都要骇然颤抖,不过对古雍而言,并没有任何质的区别。

可怜薛元空苦苦追寻一生,想要突破到幻神和凝血之上,但他哪怕是拼尽了全力,也终究没能触及那个境界。

融虚之下皆蝼蚁。

古雍只是迈出半步而已,便也有了这个资格。

半步凝魄境的魂力如欲凝成实质,轰然一声落在薛元空身上。

他就像是被一盆冰水浇下,整个身形都扭曲了起来,古雍将灵力注入刀尖,两大功诀一齐发力,便将薛元空片片撕裂,变成了血肉飞灰。

一个大活人,一个绝顶高手,就这样随风飘散了。

古雍微微牵起唇角,清清淡淡地说道:“俱往矣。”

旁边的邵北和何崖沁早已如坠冰窖,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他们虽然也是幻神巅峰修者,但实力终究逊色了薛元空许多,连挣脱古雍的魂力镇压都极为勉强。

眼看古雍转身望向他们,邵北咬咬牙,给何崖沁递出一个眼色后,便自爆丹田,借着最后的劲力决然冲来。

何崖沁并没有逃跑,而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掏出了一颗刻着龙纹的珠子,猛地将它抛入了上空。

但古雍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,原本应该爆开的珠子便沉寂下来,叮当一声滚落在地。

至于冲到近前来的邵北,古雍只是轻描淡写地挥出一刀,灵力伴着魂力如柔风拂过,一个照面就将他碾为了齑粉。

何崖沁浑身冰凉,他难以置信玉凌为何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强,他想要向外界发出警示信息都完全做不到。

目睹了前两个人死得连渣都不剩的惨状,他求生的渴望瞬间压过了对云龙国的忠诚,何崖沁无意识地退了两步,声音微颤地道:“只要你不杀我,我……”

古雍只是平淡地打断道:“明知必死,何必连尊严都抛下呢?”

他丝毫不带烟火气地迈出一步,悠悠然补充道:“还是说,任何人在临死前,都喜欢说一些毫无意义的废话?”

何崖沁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,颓然跌坐在地,只剩下了满心的绝望和悔恨。

“放心吧,这只是个开始。”古雍随手劈出一道螺旋天,那旋转汹涌的两股气流如同一黑一白张牙舞爪的恶龙,比玉凌施展起来不知强大了多少。

“嗡——”

在气流散去后,刚刚升任三供奉的何崖沁也落得了死无全尸的悲惨下场。

转眼间,云龙国四大高手已去其三。

“李大供奉,还要继续装死吗?”古雍走到那堆残破的楼阁瓦砾前。

李修然只能咳嗽着拍拍灰站起身来,惊疑不定地试探道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他现在一万个怀疑,眼前这人根本不是玉凌,而是某个绝顶强者顶替来的。

古雍轻轻巧巧绕开了他的疑问,只是淡淡开口道:“你之前说要跟我谈一笔合作?”

李修然唯有苦笑。

“看来合作的内容你还没有想妥当,我也不急,等你日后想好了再说吧。”古雍风轻云淡地道。

李修然只能暗叹一声,艰涩地点了点头。

之前是玉凌身陷绝境,他占据着绝对的主动,由不得玉凌讨价还价,但现在他是生是死都完全掌控在古雍手里,形势已经大不相同,他原先计划的合作内容也得全部推翻重来了。

“另外,李大供奉,他们三个都死了,你只是受了点小伤,有些说不过去吧?”古雍似笑非笑道。

李修然倒也是果决之人,当即逆乱了经脉中的灵力运行,又喷出了几大口鲜血,脸色一瞬间苍白如纸。

“后会有期。”他深深地看了古雍一眼,整个人虚弱得奄奄一息。

说完这四个字,李修然便头也不回地向远处飞掠而去,边走还在边咳血,完全一副还必须要注射鼠疫防疫针。 解说:湘西重伤垂死的模样。

古雍目送李修然远去,随后运转灵力,轰然压落在地面上。

“咔嚓咔嚓——”

金琉石地砖瞬间变成了一张残破的蜘蛛,随后哗啦啦掉入了地下。

施展封魂咒的十几位魂师,全都拥挤在这个地下密室中,满面惊恐地仰头望着他。

拉萨妇科医院
通辽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
满月宝宝胀气怎么办